哥本哈根商学院专家谈中国生意经

企业到中国怎么做生意?中国经济增速趋缓外国企业该如何应对?25日下午,在全球“孔子学院日”即将来临之际,由中国人民大学和哥本哈根商学院合办的哥本哈根商务孔子学院举办了一场专题研讨会,邀请丹麦政府及业界人士就中丹经济合作前景及中国商业环境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和探讨。

丹麦专家谈中国生意经

丹麦外交部贸易委员会负责人何丽兰认为,尽管当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中国的经济总量决定了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突出,中国经济的增长空间依然很大。

近年来,中丹双边经贸关系持续升温。2014年,两国间贸易总额超过1070亿克朗(约合1230亿元人民币),丹麦在华投资企业超过500家。

何丽兰说,尽管存在教育、语言及文化等方面差异,中国市场巨大的增长潜力值得丹麦企业进一步深挖。

上世纪80年代就进入中国的丹麦投资基金(IFU)前常务董事斯文·瑞斯凯尔发表了题为《挑战、成就与未来》的演讲。他认为,丹麦有很多世界领先企业,可为中国带去先进技术和理念。他回顾了公司在中国几十年的发展历程,指出丹麦企业到中国发展必须“入乡随俗”,企业管理人员要学习汉语,而且要聘用中方人员担任管理职务。

丹麦专家谈中国生意经

哥本哈根皮草公司客服部经理布里安·图韦松尽管没有在中国常驻的经历,但提起在中国做生意却头头是道。

哥本哈根皮草公司是世界知名皮草商,每年貂皮产量达1700万张。进入中国市场25年来,哥本哈根皮草在中国培育了大量的忠实客户和合作伙伴。

图韦松认为,丹麦企业要在中国立足,必须把产品做到世界最好,否则很快就会被本土企业打败。同时,企业要对顾客透明,这样才能让顾客对公司和产品产生信任。

丹麦专家谈中国生意经

哥本哈根皮草还与清华大学合作,开设MBA课程,每年招收20名中国本地皮草公司管理人员进行培训。图韦松认为,国外企业进入中国,一定要把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这样才能在彼此间建立真正友谊,实现双赢。“中国已是一个庞大市场,而这个市场背后的潜力更巨大,”图韦松说。

研讨会吸引了当地近200名学者、专家及企业界人士参加,哥本哈根商学院院长佩尔·霍尔滕-安诺生、欧洲知名中国问题专家柏思德、哥本哈根商务孔子学院丹方院长曹伯义等也出席了研讨会。

商务孔院中方院长李晓光说,学院通过举办这类交流活动,可让更多丹麦企业了解中国,为这些企业进一步开拓深耕中国市场带来启发,他相信中丹两国在经贸领域的合作将会迈上新台阶。

丹麦—真实的童话王国

这是一个没有穷人,近乎完美的国家,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基尼系数仅为0.247,“大同世界”竟在这雪地的国度里实现。

丹麦人富裕,去年人均国民所得5.9万美元,全球排名第8(人均国民所得,美国5.01万美元,中国香港3.66万,韩国2.27万,中国大陆3700美元左右)。在英国莱斯特大学教授怀特发布的《世界快乐地图》报告(World Map of Happiness),丹麦在全球178个国家中,名列快乐生活的国家榜首。

丹麦童话王国

在丹麦第二大城市奥胡斯街边,一个鲜花摊看不到摊主,买花人选中花,把钱按标价放到旁边的空花盆。像这种无人售货,只有诚信社会才能维持下去。丹麦人有很多自觉行为,比如遵守社会规则,比如去实践一种理念,没人去监督,照样执行到位。丹麦人会冒雨骑自行车,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在积极应对全球变暖。

丹麦地处北欧,气候寒冷,即使国土最南端,也在中国黑龙江之北。每年一月,日照仅仅五六个小时,人们每天必须在零度以下出门,摸黑回家。

纵使天气恶劣,丹麦父母却无惧暴露孩子于户外。有一个很特殊的街景随处可见,明明很冷,父母却把内载婴儿的娃娃车,丢在路旁,自己跑进店里购物或喝咖啡。他们不怕小孩冻着,刻意锻炼他们的体魄。这画面传递出这个国家的社会状态;他们不怕小孩被偷、被绑票,因为社会的互信度很高,福利佳,人们不必争夺资源。

丹麦童话王国

在这个国度,弱势群体与富人同样受尊重。根据2006年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丹麦贫富差距为世界第二低,在发达国家是全球最低。丹麦基本上没有穷人,因为每个丹麦人,都在同样的起跑点上,这体现在丹麦的社会福利与教育两方面。

丹麦学校不选模范生,十二岁以下没有成绩单,老师与家长鼓励孩子发展天赋,不鼓励比较。公立学校从小学到大学学费全免,不但如此,读书还可以领钱。十八岁以上学生可以领生活津贴,金额多少视学生是否居住家里而定。

“终生学习”在这个国家不是口号。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丹麦人平均每人借书率为世界第二高,而丹麦每百人宽频使用率是OECO(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的第一。可以终身学习,是因为没有学费的障碍。在丹麦即使读私立学校,政府也补助75%的经费。因此,在丹麦进私立学校不是象征贵族,而是去学习特殊才能如艺术、体育。

丹麦童话王国

丹麦副总理为农校出身,部长中不乏高中毕业生,但通过终身学习,他们同样也可以治国。当农夫也好,当工匠也罢,这就是丹麦的价值体系。这里,职业不分贵贱,没人后悔入错行。当黑夜将近20小时的冬季来临,那也意味着丹麦人的学习季节到来了。丹麦是有名的“club”国家,尤其入冬后,人们充分利用黑暗时刻参加各类学习俱乐部。

丹麦的腐败指数全球最低。哥本哈根商学院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柏思德说:“丹麦民众对政府的信任是其他国家不能比的。丹麦人愿意缴税,因为相信政府能妥当地统一支配、使用税收,将其用于维持高福利社会的运转。”

丹麦人非常无法容忍政府官员贪腐或享有特权。举例而言,2005年5月,丹麦爆发了低阶移民官员收受中国留学生贿赂丑闻,其中一件贿赂金额约七万五千人民币,竟被称为“丹麦三十年最大宗的贿赂案”。

丹麦童话王国

40岁出头,名叫奥拉夫的丹麦出租车司机说:“今天至少要跑够1500克朗(约200欧元)。这些钱一半缴税,一半用来交各类保险;去除各种费用,我能拿到的不过50欧元。不过我非常幸福,当我和家人生病时,有好的医院和医生;我的孩子们可以免费就读好的学校。”

丹麦幼儿园直至大学全部免费。刚获得博士学位的丹麦青年哈根说:“在诚信社会里,如同站在透明的泡泡里,人们从小就预见自己将来和他人一样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和就业机会,所以无忧无虑。”

丹麦童话王国

布伦·斯考夫教授说,丹麦人都有一张黄色的卡。这张“黄卡”上连照片都没有,只有一组身份信息号码,通过这个号码,政府可以查知详细的个人信息、缴税记录、信用记录、犯罪记录、医疗记录等。“绑定”一生的号码,敦促每个人要保持诚信。

此外,丹麦政府各部门的报告、法规文件,只要不是涉密的内容,官员的收入、缴税情况,都是对媒体公开、透明的,即使外国记者也拥有知情权。

在丹麦,因为高达89%的诚信指数,所以有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和尊重,如此成就了丹麦人的幸福感。

丹麦童话王国

丹麦的人人富足,来自于它的国家分配原则。丹麦是典型的“三高国家”——高收入、高税收、高福利,所得税率高达50-70%。这些税收被大举应用在社会福利与教育上。

根据OECD统计,丹麦的社会福利占政府支出的29%,是OECD国家中的第二高;各部门教育支出近GDP的7%,为CECD国家中的第一高。

为何丹麦人民愿意缴高额税款?为何高收入者,不想办法逃税避税呢?哥本哈根机场执行长尼尔斯听到问题后哈哈大笑,他说:“缴税是一种责任。我也算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了,但我愿意缴税,因为我不想在路上看到穷人。”

这里,有钱人乐意缴税,帮助能力差的人。议员彦斯说自己每赚一百元,有六十元要缴税,但他说:“这不是财富的问题,而是立场问题。有能力的人,就应该帮助能力较差的人。”这是我们在丹麦采访时,普遍听到的声音,几乎没听到有人抱怨高税率。

这是一个吃大锅饭而又有竞争力的富裕国。丹麦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风力发电叶片公司、船运公司;它的生物制药、工艺与设计,闻名全球;其猪肉、培根与火腿、草地与草种等农牧产品,市场占有率居世界第一。

丹麦童话王国

就连丹麦皇宫,也必须遵守法律并维持简朴生活。皇宫为灰褐色哥特式建筑。外观朴素,四栋建筑分别为现任女王玛格丽特二世与王夫、王储、二王子以及宾客的住所。民众与车辆可自由穿梭在四栋小楼之间,相当平等与亲民。小王子寝宫楼下就是文物馆与纪念品展示区。人来人往。

周末,女王经常只带两位随从,静悄悄走进教堂内祈祷。一位见过他走入教堂的丹麦民众说:“看见她只带两个人出现在面前,我吓了一跳,那真是神奇极了”女王甚至自己上超市买东西。

丹麦童话王国

丹麦人民喜欢说:“养我们的皇室好便宜哦”根据丹、英两国政府2005年统计,丹麦皇室支出是英国皇室的四分之一。爱上网的丹麦人,随时可以上网查阅丹麦皇室主要成员的预算,包括女王、王夫、王子、王妃,明细一清二楚。

“对丹麦人而言,最有权利的人和最没有权利的人距离很小,这是一个非常平等的国家。”著名音响制造公司B&O首席执行官苏腾邦说。

离开哥本哈根前两天,我们遇到哥本哈根今年第一场瑞雪,韦恩特(Vestas)首席执行官迪特烈英格(Ditlev Engel)在风雪中快步走回自己办公室,自己拎着皮包与大衣,自己开门,自己倒水,一位部属在一旁,任由老板服务我们。要不是换名片,根本分不出谁是领导。我们一路采访,从未见员工帮领导倒水,所有领导都是自己动手。

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教授赴南开大学座谈

3月29日至4月5日,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Britta Gammelgaard教授访问南开大学,与校长助理、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刘秉镰、特聘兼职教授李少如和研究院师生开展了一系列学术交流活动。

哥本哈根商学院教授访问南开大学

Gammelgaard教授先后作了“(北)欧洲物流发展现状”、“第三方物流创新与城市物流”和“国际期刊论文发表:物流与供应链管理领域”的学术报告,分别对欧洲交通与物流体系、重点区域和物流集群、丹麦航运业发展,第三方物流、物流模式创新、城市物流发展等物流与供应链管理前沿学术领域问题以及如何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英文论文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并与南开大学经发院师生就相关学术问题进行了座谈。

此外,Gammelgaard教授还与南开大学经发院教师就两院未来合作的议题进行了探讨,对两院间教师的互派、学生交流以及共同开展研究等事项进行了讨论,并初步确定了合作意向,预计将来会进一步增强两校间的学生学者交换交流活动。

哥本哈根商学院教授访问南开大学

Britta Gammelgaard,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教授,物流与供应链领域国际知名专家,国际期刊Journal of Business Logistics, Journal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and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hysical Distribution & Logistics Management等的编委成员,国际组织NOFOMA (Nordic Logistics Research Network) and CSCMP (Council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Professionals)成员。

其研究方向包括物流与供应链学习、管理创新等,曾在多个国际期刊如Ledelse&Erhvervskonomi, Journal of Business Logistics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hysical Distribution & Logistics Management等发表论文。

哥本哈根商学院校区扩建规划设计竞赛

上个月底,哥本哈根商学院校区扩建项目竞赛发布了获得最佳提案的的结果,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岛霸”设计事务所C.F. Møller与其合作单位Transform的方案胜出。

哥本哈根商学院校区规划设计

哥本哈根商学院(CBS)是全欧最好的商学院之一,项目占地是位于西面Fasanvej大街地铁站与原校区中心之间的面积约31000平方米的带形用地中,新扩建的校区目标是要建成“全世界最好的城中校区”。该校中还有一栋著名的由Henning Larsen将旧厂房改造的教学楼。

最佳提案:C.F. Møller,Transform , Moe

哥本哈根商学院校区规划设计

该提案力图从环绕地铁站的古典广场到校园中心的公园之间打造四个不同的城市空间,新建的建筑以较低的密度出现,将更多的可能性留给城市空间与城市和校园生活,并明确在建筑中每一个交流空间都有面对与城市互动的窗口。整个设计中通过使用绿植屋顶、雨水收集等方式来达到DGNB(丹麦绿色建筑理事会)的要求。

最终入围方案:Tegnestuen Vandkunsten

哥本哈根商学院校区规划设计

与C.F. Møller的方案最大的不同本提案就是将建筑与城市空间都以小尺度的形象出现,室外空间以内庭、架空层、内巷等形式融入到建筑内部,如效果图2的呈现。更加细腻的室内外空间关系的处理手法虽然不及C.F. Møller方案有力量,但是可以想象对于校园空间来说,本方案似乎更有魅力。

最终入围方案:COBE

哥本哈根商学院校区规划设计

本方案与最佳方案在规划上比较接近,但是却是用一些鲜明的几何形态的建筑语言以强有力的姿态植入校园中,为了取得在形式上与原有建筑产生对话,在其中还设计了原有建筑的姐妹版。与上面两个方案一样,都注重室外与室内的互动和交流,利底层架空、退台和地形化的处理来实现。

第一轮入围方案:BIG

哥本哈根商学院校区规划设计

BIG的方案从分析图中可以看出是要将城市空间与建筑以网格形式做一个交叠,只是结果来得太直白,这也符合BIG的一贯设计手法:精准的发现问题->直白的解决问题->抽象的给出答案。

如今的丹麦,建筑学发展的势头有如上世纪90年代的荷兰,涌现了一大批特色鲜明,设计手法新颖的年轻建筑师,这批建筑师继承了库哈斯用建筑去回应社会问题的观念,却比库哈斯更加注意人类社会改变进程中的细微,任何一个新事物的诞生都有可能被他们引入到自己的建筑设计中(如BIG、COBE、EFFEKT、ADEPT、Dorte Mandrup、Norm、Cebra等等)。丹麦的皇家建筑艺术学院近年来培养的学生也是相当生猛,网上有流传该校的学生作品集,学生的设计实力令人瞠目结舌。

而且丹麦建筑师协会通过一直都通过举办竞赛形式来推动国内建设,挖掘设计新兴势力,未来将会有一个个先锋的建筑接连落成, 10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后,丹麦绝对是建筑爱好者旅行学习的最佳去处。

唐骏来访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

唐骏来哥本哈根商学院?!

’这哥们儿来这干嘛呀,不好好在中国待着?’

‘哦,演讲。’

听到这个爆炸性消息时,我弱小的心灵还是小小激动了一下。毕竟在丹麦企业高管大行其道的哥本哈根商学院,突然来个中国高管,这不仅为各国童鞋带来新鲜感,而且还能给丹麦人上上中国公司管理‘方法论’,多有意思啊!

唐骏来访哥本哈根商学院

东风

随着丹麦女王二次访华的东风,丹麦人对中国的兴趣愈加浓郁。就像在丹麦承办的2014年欧洲歌唱大赛中举行‘北京周’庆祝活动,加强了中丹两座首都城市之间的文化交流和合作。不仅如此,中国与丹麦的企业更加深化了共同合作的意愿。访问期间,丹麦女王玛格丽特在上海参加了丹麦-中国创新与投资论坛,300多家中丹企业应邀参与论坛,探讨中丹创新与投资合作新机遇。唐骏受哥本哈根商学院邀请访问做演讲无疑是锦上添花。

唐骏是谁?

“唐骏为中国职业经理人。曾留学日本和美国,有“打工皇帝”之称。1994年加入微软公司美国总部,先后担任微软全球技术中心总经理,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唐骏是微软公司历史上唯一两次获得比尔盖茨杰出奖,最高荣誉奖的员工,还获得微软公司的杰出管理奖,被微软公司定为未来微软公司的未来领袖之一。唐骏也获得了微软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微软中国终身荣誉总裁的称号,2004年出任中国最大的互动娱乐公司盛大网络公司总裁,并帮助盛大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被华尔街誉为中国资本的第一人。2008年唐骏先生以“十亿“身价转会新华都集团出任总裁兼CEO。同时唐骏被中国媒体广泛誉为中国“第一职业经理人”和中国第一CEO。2013年1月28日,唐骏通过个人微博向外界宣布卸任新华都,专注港澳资讯,任董事长兼CEO。”

—引用自百度百科

唐骏来访哥本哈根商学院

哥本哈根商学院之旅

通过短暂采访唐骏先生,做为今年的假期,他计划去美国二个城市五个大学,欧洲五个城市五个大学访问演讲,顺便旅游散心。来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之前,唐骏先生已经先后在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和波士顿大学等常春藤盟校访问演讲,并采访了联合国纽约总部,行程可不是一般的满。美国后,欧洲的第一站就是丹麦。就读的哥本哈根商学院做为欧洲最知名商学院之一,我们只能说“唐骏先生,你的选择还真没错”。

唐骏来访哥本哈根商学院

风趣与大智若愚

谈及演讲,唐骏先生主要关注于为丹麦企业高管和学生们展现一个他们不熟悉的中国经商环境。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但是具有与西方或其他亚洲国家不同的发展环境。特别是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他举出了雅虎投资阿里巴巴的例子,2005年雅虎投资阿里巴巴集团10亿美元。随着阿里巴巴赴美IPO价值提上日程,公司估价大约在1500亿到2000亿美元之间。雅虎现持股阿里集团23%,价值230亿美元,加上此前套现的68.5亿美元,账面总回报为298.5亿美元,是其原始投资额10亿美元的近30倍。尽管这样的神话不可复制,但是足以呈现中国市场的独特魅力。

关于两国不同的发展环境,根据数据显示,7%的丹麦人想创业,而28%的中国人想创业。但是丹麦在最容易创业国家排名第5,而中国排名第83。他开玩笑说,丹麦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尽管中国是一个很庞大的市场,但是国外公司很难成功地站稳市场。他举出了谷歌2009年退出中国市场的失败例子。

唐骏先生还谈到当年还是微软中国总裁的时候,主导MSN在华的发展,作为当时的全球即时通讯老大,MSN发展可谓顺风顺水,但是忽略了当时正在崛起的腾讯QQ。结果是显然的,QQ垄断了中国即时通讯市场,日渐崛起的微信早期就被腾讯收购,腾讯在互联网即时通讯的霸主地位无人能撼动。当然,这和中国市场没有关系,企业战略的失误是最主要原因。

最后他还谈及在中国做生意离不开的两个核心,面子和关系。咱们国人对这个是最熟悉不过了。他生动地调侃了一下中国的名利场——商学院的EMBA项目。相信关注新闻的国人们对田朴珺成功“上位”中国房地产老大王石的轶事。不同来源的消息勾画着田朴珺的轨迹:小演员,上长江商学院认识王石,一步登天。一个传授知识弘扬尊师重道的神圣学堂变成物欲横流发展“关系”的俗气商圈。其实天下乌鸦一样黑,丹麦也讲关系谈社交,只不过别人更纯粹一些罢了。

 

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的毕业生很受欢迎

一个哥本哈根商学院的学位,与其他大学的社会科学专业教育相比,或许可以让你得到更多的薪酬,也有更大的机会得到管理层的职位。

与丹麦其他的社会科学专业教育相比,似乎哥本哈根商学院的毕业生的薪酬更多,而且有更大的机会成为执行总裁。这是经济商业研究中心的一项综合性研究的结论,这个经济商业研究中心是哥本哈根商学院的一个自主预测和分析的组织。根据哥本哈根商学院的院长Per Holten-Andersen所说,产生这个结果的原因是,哥本哈根商学院非常国际化,而且课程设置也为了适应商业社会而一直在做调整。

哥本哈根商学院毕业生就业率高

院长表示, “我们的课程设置一直瞄准了全球的劳动市场,这不仅仅是将我们的毕业生送到国外,也同样是为他们提供了全球化的认识。”

通过比较年收入和成为执行董事的可能性,哥本哈根商学院的毕业生很明显做得更好。哥本哈根商学院毕业生在退休之前平均每年可以挣54000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6万元以上),比来自其他社会科学培训的学校多27%的可能成为执行董事。这项研究是这方面的第一次研究,它的数据来自丹麦统计局。

哥本哈根商学院毕业生就业率高

PerHolten-Andersen表示,“可以明确的一点是,我们处在哥本哈根市中心,工资都相对高些,失业率也低些,但我们的课程设置是满足商业社会的要求的。我们教会学生成为组织中的重要人物,因为我们学校和商业团体的接触非常紧密,所以很多学生毕业前就会有工作签约。”